13423722_1313883361958570_5581972045769730859_n.jpg

拜師學藝有拜師學藝的規矩,開武館有開武館的規矩,

這行不幹了幹別行也都有規矩,甚至要不要出手幫昔日的夥伴也都有規矩,

規矩底下還有沒說出口的潛規則,是這些規矩構成了1932年時天津的世界,

1932年的天津,國民革命軍北伐結束不久,日軍已經開始侵華,軍人勢力抬頭

民間明顯可見舊秩序崩解,而新秩序全面取代

舊社會還滿口的規矩規矩,但都是撐場面用的,

武行不教真的,徒弟就想辦法弄倒師父。

武行壓制了刺客,卻自行刺殺了林副官,

我們看到新秩序的努力篡位,也看到舊秩序還在努力妝點顏面,

但舊秩序的崩解卻不是因為新秩序的崛起,而是自身腐朽的結局,

然而這個虛假的世界裡仍然有真正浪漫的人,

為了看漂亮的女人而挨一頓拳,為了骨氣而任由自己肚破腸流,

徒弟的死喚醒了師父,規矩不再只是給老傢伙留顏面用的,不再是裝裝樣子的結果,而是一種尋道,

舊秩序的真正精神,也就在南方某個角落真正留存了下來,

或許,詠春真是這麼傳下來的。

 

創作者介紹

伊卡魯斯的夜間飛行

icarus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