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發覺自己似乎越來越不能享受本格推理
難道是被史卡德給慣壞了胃口嗎??我想應該不是的~~
可能是因為架上待讀的書一天比一天多,而看書的時間卻一天比一天少
有時想重看某本書或某套漫畫
才讀沒幾頁,馬上就後悔..."啊~~我要把時間花在重讀這件事上嗎??"
除了不想花時間重讀之外,也怕讀到爛書浪費生命
所以一本書如果在前一百頁不能說服我繼續看下去的話
就會改採用速讀甚至是跳讀的戰術了
速讀或跳讀好像有點破壞閱讀的樂趣
不過總比放棄來的強
讀到有覺得有趣的部分
有可能因此在回過頭來反覆咀嚼,重看一次
反而因此挽救了你跟這本書露水姻緣

因為這樣的心態,日系本格推理在我的閱讀領域一向略顯尷尬
怎麼說呢??本格推理即使謎題精彩,我卻常在掩卷之餘難掩空虛
大概是因為我很怕讀到那種完全以解謎為樂,而故事本身不怎麼樣
或者犯罪手法可以解釋的通,但需要計算到極精密的地步
又或是兇手,偵探,故事都只為了這個謎而服務,而存在(簡單的說就是解謎至上的意思)
其實,如果謎題設計得夠機巧
被騙的心服口服,也就算不枉此讀
大抵上是因為我不太想動腦去破作者所設下來的謎題
因為那必然是一個不公平的遊戲
但是我對敘述型的詭計卻很有興趣
其實在敘事上所玩弄的詭計本身就很接近文學上的形式趣味
像綾辻行人的殺人十角館,東野圭吾的惡意,雪地殺機等
都是屬於令我覺得詭計夠機巧,而在敘事手法或形式有令我眼睛一亮的新鮮
也因此,克莉斯蒂的羅傑亞克洛伊謀殺案在我心目中的排名要高於東方快車與一個都不留
因為我對於看作者如何欺騙讀者的興趣要高於兇手如何欺騙大家
欺騙,原本就是文學的一種本質
而推理類型將此本質玩到極致
敘述型的詭計尤其如此
我對此類型的喜愛,不會亞於對其他如冷硬派類型的喜愛
但,如果僅僅是純粹是類似魔術手法的本格推理
在閱讀上不免感到稍稍些許的遺憾

也許是為了補償角色的人性與故事性
或為了相對應於屬於本格推理本質的戲劇性和遊戲性
本格推理往往藉此創造出一些天才般的偵探角色
這類偵探能察人所不察,覺人之未覺
從你一句話裡面就可以分析你最近發生的事甚或你的背景來歷
不需敲一千個門,問一萬個問題就能找到"玫瑰花蕾"
所依賴的僅僅是小小的灰色腦細胞
至多是等待那必然來到的靈光乍現,所有的碎片自然會找到自己的位置重組完成
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
大家都愛天才
不管是談笑風生,風流倜儻型的~~
或是古怪瘋狂,遺世獨立型的~~
乃至於走火入魔,連人肉都吃的食人魔型~~XD
對於孤高的天才,人們總有一種接近崇拜的想像
因此產生的偵探典型可謂不少

略舉幾例
如柯南道爾的夏洛克福爾摩斯
克莉絲蒂的赫邱里白羅
乃至島田莊司的御手洗潔
甚至是青山剛昌的柯南等等
作者無不想盡辦法為他們安排古怪有趣的形象,或是十分戲劇化的出身
以致這一樁樁的案件,一齣齣的謀殺
成為了各大偵探們的珍瓏棋局

從這個角度來開始看犀川與萌繪系列的首作--全部成為F
幾乎每個本格推理的每個要素,此書都準確囊括
無怪乎受到本格迷的一致熱烈稱讚
只是,我卻無法享受其中~~~Orz

待續...(有時會待很久XD)
(失控地越寫越長...竟然現在才切入本書讀後心得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arus0304 的頭像
icarus0304

伊卡魯斯的夜間飛行

icarus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