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書叫在台北生存的一百個理由,我雖然沒看過內容,但對這書名一直印象很深
在台北生存的一百個理由…給人的感覺就是---台北令人無法生存
必須去找個理由來說服自己,說服別人繼續待在台北
而且最好找一百個理由….可以生存的比較理直氣壯,心安理得
(說起來是件很悲哀的事,我待在台北的唯一理由--就是工作方便)

理由
就是用來說服自己和別人接受可能並不需要的事物
當你不需要時,你才需要理由
試想
你需要個理由去看電影.逛街嗎??你需要理由去戀愛嗎??
是的,這本書充斥著八代佑司的理由…這本書充斥著八代佑司所不需要的東西
---家庭

這本書乍看之下彷彿是跟火車一樣在講述一個被錯誤價值觀誤導的一群悲慘的人們
實則主題圍繞在家庭上面
書中每一個角色都是以一個家庭為單位出現
而最大的單位是代表現代社會縮影的--千住北美好新城
說起來很諷刺的
住進這樣高密度的集合住宅的人們,很多卻是為了能和彼此保持陌生距離的關係
冷漠和疏離正是現代社會的特色之一.家庭是聚合人們的最基本單位
而在本書中,每個家庭都在聚合與逃離.
被仲介業者利用來佔住法拍屋的一家人,其實是從各自家庭逃離,或被遺棄的四個陌生人
忠實又諷刺的反映了現代變質中的家庭
看似高度集合的住宅社區,住的卻都是彼此不想寒喧的個別家庭
而看似親密互相友愛的家庭,住的卻是彼此不相關,只求互相不要妨礙的陌生人


本書詳述了各個家庭在不同狀況遇到的問題~~父子,婦女,母子,母女,婆媳,公媳,姊弟,妯娌
時代從現代到戰前皆有
可以看到家庭雖然是人最親密最依賴的關係,但卻也是人最難以擺脫的牽絆和負擔
有句老話常說~家是最後的避風港
但當這避風港成為加害者或是負擔的來源時,你要逃往哪裡去??
“無處可去和無處可回,這和自由完全是兩回事”
倍受婆婆無理對待的片倉幸惠也只能這樣無奈地說
砂川與他母親互相成為彼此生存上最大的陰影
而砂川信夫選擇逃離,然而最後卻仍逃不了”家”



八代佑司,身為本書的主要兇手,對於他的家庭背景的著墨
卻不成比例的少的可憐
畢竟
那是八代佑司成為兇手的”理由”啊~~
八代佑司為什麼受不了家庭
為什麼如此恐懼家庭
一般會詳細分析來提高兇手行兇的可信度
以及藉此製造劇情的張力和深度
然而這本小說的寫作手法卻跟一般反其道而行
刻意忽略輕描淡寫的帶過去
我想是這種手法正是突顯了八代這個人的存在性
人究竟能不能遺世而獨立
不需要家庭
不需要任何親密的關係
而獨立存在
客觀上似乎是可以的
然而實際上
這樣的存在太過悲慘模糊了
每個人似乎都是靠著彼此確認的方法來維繫存在感
所以這社會存在著各種”人際關係”
他人的存在就像是一種”座標”
不僅自身的存在是靠著與別人的”座標”建立起來
對於他人的存在感也是如此
所以康隆會覺得八代佑司像複製人,像2D的漫畫人物
因為他缺乏”座標”
能與他和這現實連結的,只有綾子和他們所生的小孩
然而,他也不要這層關係
所以當康隆再電視上看到報導八代佑司死亡的畫面時
仍然毫無現實感
因此作為殺死八代佑司的兇手綾子和綾子的弟弟康隆
似乎還能假裝若無其事的活下去
但康隆恐懼的是,一旦電視出現八代佑司的雙親撫屍痛哭
屆時他們所安居的世界就會被打碎
因為那時八代佑司就成為了活生生的人
就像每次新聞追著亡者的家屬問一些蠢問題一樣
嗜血得捕捉他們傷心欲絕的鏡頭
雖然令人感到愚蠢與不耐
但畢竟那是讓觀眾感到亡者曾經存在過的重量感最直接而且最快的表達方式
然而康隆恐懼的情況始終都沒有出現
沒有他的家人出來指認他的屍首
除了唯一他曾經害怕共組家庭的綾子
沒有人是孤島
每個人雖是個別獨立存在的個體
但也都需要互相連結
八代佑司卻猶如一個沒有過去未來的孤島
割斷與母體大陸的連結


待續
零碎雜亂 重寫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arus0304 的頭像
icarus0304

伊卡魯斯的夜間飛行

icarus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