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來應該有十三四年了吧~~那時還只是個漫畫助手,整天幹著貼貼網點畫畫背景的雜事,忘了從哪邊看到BANANA這家專門賣美漫的書店要開幕的消息~~某個早上就按著地址找過去了,地址卻不像是個店家,一位女士的聲音親切的應答著要我等一等,隨後出現了~~她就是在我記憶中始終美麗溫柔的廖小姐。她說店不在這裡,她正要過去開門,於是我就陪她一起走過去,路上廖小姐親切的跟我閒聊幾句,不多時BANANA就在轉角處出現,黃色的店面,一比一的阿諾終結者的身影,就是我記憶中BANANA永遠的印象。



在那個美漫資訊很少,更沒有管道可以購買的年代,BANANA成了我唯一可以汲取資訊的來源,即使那個時候賺的錢很少很少(大概只有一萬多),我仍然常常去報到,從小到大都是看著日本漫畫的我,BANANA確實打開了我的視野,原來漫畫不只這樣畫那樣畫,原來線條有這樣多的可能性,原來這世界真的存在超人~~(我是說那些大師XD)

在那個台灣漫畫好像還有前途的年代,我曾帶了許多漫畫家與漫畫家助手去BANANA敗家,我還記得一位漫畫家朋友跟王老闆聊天時,談到他創作彩漫的雄心壯志,但那位漫畫家後來並沒有畫彩漫,也未再出過任何一本漫畫,轉進了遊戲圈。然後我離開漫畫助手這一行,去做了動畫實習生這個薪水更少的工作Orz,偶爾還會接到廖小姐打來的電話,說店裡最近又進了哪些貨,我每次去BANANA時廖小姐總是很熱情的幫我把許多封好的美漫拆開來給我欣賞,害我總是覺得不買幾本不好意思離開~然而入帳無法應付這樣奢侈的支出,逐漸的我越來越少去BANANA報到

就這樣,BANANA從我的生活中退出,我開始聽到BANANA搬家,又搬家~~有幾次口袋裡稍微有點錢了,想說再去看看,但店裡不是廖小姐,也不是王老闆,店員只是一直說這不能拆那不能拆,對於一定要看到裡面畫風的我最後只有敗興而歸。然後紀伊國屋開始有了美漫專櫃,比BANANA便宜許多,博客來開始有外文漫畫的販賣,更加便宜。最後一次光顧BANANA時,也是我最後一次參加PCDVD的正式網聚,然後就聽說要收了

 

要收了,我跟龍貓談起時,大家都覺得好像應該去做最後一次拜訪,但怎麼好像提不起勁,因為主要想收藏的美漫大多都買了,舊的沒買的,依照BANANA的定價打五折也還是不便宜,沒法買多少,更何況聽到消息時都不知有多少人去挖過寶了,想來不會有什麼便宜好貨還等著我們~~於是,開幕時就曾經躬逢其盛的我們最後並沒有在謝幕時去憑弔一下。

 

然後兩週前,臥斧突然跟我說王老闆在中和的倉庫正在一折出清存貨,他同事已經去搜刮了一回,我驚訝的回答:原來BANANA還有啊~~但我仍然對能夠再挖回什麼東西抱著觀望的心理,於是臥斧他們和大師兄約了上週五前去挖寶,他們辛勤的在書堆裡來回搜尋時,我正在家裡發著高燒,小朋友們正在哭鬧著~~然後隔天看到了大師兄的炫耀文於是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在他把所有漫畫拿去人道處理之前再去搶救一些回來。

 

就這樣,我再次回到了BANANA~沒有黃色的店招,阿諾的雕像也滿佈灰塵的擺放在倉庫角落,前來挖寶的客人正在努力翻書不多話,倉庫悶熱而凌亂夾雜著汗水的味道。而那堆滿美漫的許多紙箱就是曾經是台北美漫聖地的BANANA,跟著美好的漫畫榮景一起消逝的BANANA,永遠會是在那天早上映入我眼簾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arus0304 的頭像
icarus0304

伊卡魯斯的夜間飛行

icarus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