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中午突然同時接到銀仙人與臥斧傳來的訊息
原來是銀仙人PO了一篇三浦關於烙印勇士今後走向的訪談
對於我這烙印迷自然是非看不可,於是就趕緊讀完,並與銀仙人亂哈啦了一下
以下是從銀仙人部落格 轉貼過來的

據說因網站已無法連結,因此也無法徵得是否同意轉載
文後是我和銀仙人的討論
請各位平心靜氣看完,不要砸電腦罵我們XD


===========================================

烙印勇士結尾必定是十分殘酷的-三浦
本文收錄了目前正大受好評的漫畫《烙印勇士》的作者三浦健太郎和日本著名少女漫畫評論家藤本田香裏的一次特別對話,話題圍繞著"烙印"究竟是否應屬於少女漫畫這一中心展開。其中所披露的內幕以及作者的很多感想都非常珍貴,各位"烙印"迷千萬不可錯過!

凱茲的劍的原形是和田慎二 的"比格瑪利奧"



藤本:最開始讀《烙印勇士》的時候,不禁想"啊,是《VIOLENCE JACK》的翻版呀",後來看到那麼多魔怪圍住凱茲說:"你是我們的",又不禁想起是《百鬼丸》,這可能是我瞎聯想。但是,我想問一下,在你創作這部漫畫時,是不是有過類似的某種想法呢?



三浦:我也是漫畫愛好者,讀了很多的作品,因此有些東西,我會有意識地借鑒並加入我的作品中,但也有些是沈澱在腦海中,下意識地寫出來的。但不管怎?樣,最重要的是要做到渾然一體。你覺得我的作品中有《VIOLENCE JACK》和《百鬼丸》的影子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覺得"烙印"這個幻想世界的本身主要還是在模在模仿《豹頭的假面》,或許那本書給我的感覺已經在意識中固定下來了,所以便會以它作為考慮的基點。



藤本:哦,原來如此。那,劍呢?那把劍可以說是凱茲的象徵性物品,它是不是從《VIOLENCE JACK》中得到的啟發呢?



三浦:那個劍的原形出自和田慎二的《比格瑪利奧》,這和《豹頭的假面》的外傳"冰雪女王"中那些二三米高的巨人所用的劍的形象組合在一起,就成了凱茲的大劍了。整體上有些誇張,但我想這是最適合暴力男子漫畫男主角的尺寸的劍了。當然在創作過程中凱茲的形象的變化十分巨大,那劍最初是日本刀,而凱茲的發形也是長髮。最後,當我就確定了這個形象後,心中立刻有一種"就是它了!"這種爽快的感覺。如果大家能體會到凱茲揮舞劍的快感,那我想我已經達到了我的目的。

雖然不是想說自己的作品是一氣呵成的,但如果這種"就是它了"的感覺能貫穿始終,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藤本:我也是這麼想的。但如果說那劍的原形是《比格瑪利奧》我還是有些意外,那裏面科爾特王子的身體實在很小而又背了那麼大一把劍,這確實和一般的漫畫全然不同。

我聽編輯說三浦寫的作品總是能夠隨心所欲地加以變化,那麼"暴力"是不是也包括在內呢?"暴力"是否和"烙印"有什直接的關係呢?



三浦:暴力現在不是很流行嗎?(笑)



藤本:哦,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



三浦:描繪什麼並不代表作者就一定喜歡這一類東西,如果不是以成為一名漫畫家為目的,而只是作為一名漫畫的讀者,我會只去選擇自己愛讀的作品、唯讀自己所能接受的作品。但是,如果真的成為一名漫畫的作者之後,只以這個範圍為標準則是絕對不行的。所以,必須盡可能地超越個人喜好的界限,雖然這樣做仍然是比較有限的,但只有盡可能多地接觸各種各樣的作品,才能知道什麼是為人所喜歡的、什麼是流行的。如果哪部作品是流行的,那麼就都應該拿來看一看。



藤本: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三浦:是從高中生到大學生這一時期,那時我什麼都看,書啊、漫畫啊、電影啊......



藤本:想成為一名漫畫家的人有很多,但真的走到你這一步的人卻是很少。






三浦:我曾經想,一定要全面接受那些對我的漫畫提出批評意見的人的看法,如果不這樣,自己的水平就不會得到提高。現在想想看,那時候真的非常缺少自信。在高中時候我身邊的朋友們感受力都非常強,只有我對什麼事都比較遲鈍。所以直到現在,對一般高中男生說的話都不太能夠理解。




藤本:你指的是那些口頭語嗎?




三浦:當然有這些,但還有一些有關人際關係的話。有時大家對一些觀點不說得很明白也可會意於心,但我卻瞠目不知所云。




藤本:那時你們大家都想當漫畫家嗎?




三浦:因為是美術專業的嘛,好像在那裏聚集了一大批愛好漫畫的傢夥。大家都當眾說過"要成為一名漫畫家"之類的話,雖然那時我們只是在晚上湊到一起喝酒的時候才這樣說些豪言壯語。




藤本:高中生嘛!(笑)我記得在一次你的採訪中,你說過在最開始你並不太注意內容的好壞,而一心只想把畫畫好。




三浦:那是因為漫畫這東西,一般來說肯定是越畫越好啊。自己的畫技的增長,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到,但對於內容的感受性,我覺得是一件很難把握的事情,無論你怎麼努力,但到後來你也不會知道你自己到底進步了多少!

所以,在和朋友一起看電影的時候,有的場面他感動了,而我卻沒有,於是我就會讓他把他為什麼感動告訴我,並且進一步對之加以分析。在他很不耐煩地跟我一一說明之後,我就會恍然大悟。可是當再看一遍的時候,我卻仍然覺得那實在無法對我的情緒產生影響。



藤本:但是我覺得《烙印勇士》的世界很壯大,但你描繪得卻十分細緻,而且這其中每個角色的感情世界也被細緻地刻劃了出來。



三浦:感情世界的描寫是我最不擅長的,所以總是加強了又加強,那可以說是最用心的一部分了。




藤本: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我現在完全明白了。

如果就《烙印勇士》本身而言,說它是一部少女漫畫也有可以商討的地方。




藤本:在村上龍的《愛與幻想的法西斯》中曾說過,人的真正突出的才能一般是自己最不擅長的地方,因?那部分的感受性在以一種不同的方式發展著。三浦也是這樣吧,你自己最不擅長的反而變成了自己最突出的才能。




三浦:或許是那樣吧。朋友們都說我缺乏一種對感情的細緻分析的能力,我有時查覺不到一些細微的感情變化,或者讓一些感覺悄悄溜走。




藤本:那就是說,雖然自己的感覺一直拘泥於一種混沌的狀態,但自己卻在摸索中懂得了該怎樣表達自己......




三浦:是這樣的。雖然自己說不清究竟是拙於言辭,還是頭腦不夠聰明,但理論上來講,有些事我就是做不到,比如我很想向周圍的人傳播一種感覺,但周圍的人卻感覺不到。做為漫畫家,如果不具備這方面的能力將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改變。




藤本:你可以用漫畫來表達呀,漫畫難道不是另一種語言嗎?難道說三浦對自己的畫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


三浦:現在我的畫已經變成了我的第一語言了,與其用對白,還不如用畫來表達我自己的想法,這才是我最擅長的。




藤本:你漫畫中的對白也十分精彩啊。




三浦:是嗎?




藤本:是啊,我覺得十分精彩,而且有著與畫面相輔相成的效果。在做畫這一方面,你也已經達到了相當不錯的水平,即能把自己想畫的東西原原本本地畫出來。



三浦:在安彥良和與細野不二彥的影響下,大家都模仿他們在拼命地練習繪畫。但由於不是學美術的,所以不會練習寫生。我在寫生方面只能說是馬馬虎虎,即使是畫漫畫我也絕對不是最好的那種,像細野不二彥那種畫法我無論如何也學不會。我想說的是,"豹頭的假面"是一部十分細緻的作品,但我更喜歡"VIOLENCE JACK"那種暢快的感覺,而這些感覺慢慢地融入我的作品,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漫畫風格。

以前在"漫畫夜訪"中不是說我的畫十分差嗎?那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從中學開始一直在考慮如何將寫生和漫畫兩者融合起來,其間走入了歧途。此外,"北斗神拳"在畫技方面受到了很多人的讚揚,所以這也給了我不小的影響。我想,我畫的漫畫就故事本身來說,稱其為少女漫畫應該是可以的。我是在保持作品的戲劇性的同時,又賦予了它像"北斗神拳"那樣的粗獷,如何將二者融合起來才是我最關心的問題。為此我曾絞盡腦汁,最後讓自己的畫風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但我想從今以後我還是會繼續變化的。




藤本:啊,果真如此啊。



藤本:實際上,雖然我持有《烙印勇士》是少女漫畫這一看法,但是說到現在,我卻覺得你對此一點也不意外。




三浦:一點也沒有,少女漫畫是要用全部力量來表現自己的感受 ,而且比男性漫畫要更做作,不是嗎?而男性的漫畫只是想著要寫出波折與變化,而少女漫畫則相對更強調平和。




藤本:兩者也有相通的地方吧?




三浦:如此說來,最初令藤本你感覺《烙印勇士》屬於少女漫畫的原因究竟何在呢?




藤本:有很多,但最主要的是《烙印勇士》讓我感覺到了"靈魂的軟弱性"。




三浦:原來如此,看來以前男性漫畫中確實太缺乏這種東西了啊!





藤本:也不是,在男性漫畫中讓人感覺到"靈魂的軟弱性"的手法不是這樣的。例如手塚的作品中就有,而別的形式像永井豪的作品等,他們二人也都有一種兩面性,讓男性和女性都能夠接受。但是,三浦就不一樣了,三浦的畫是完全的男性漫畫,讓人很容易就可感覺到其中陽剛的部分,但是仔細品味卻又可使人深刻發現那種"靈魂的軟弱性"。據說,你有一段時期是以大島弓子的畫為參考來畫的?




三浦: 不光是大島弓子,我看了許多的少女漫畫家的作品,想學那種細緻的筆法,但不知道行還是不行?




藤本:但哪部分是參考了大島弓子的畫呢?




三浦:現在我是一點兒也記不得了,或許是在描繪古力菲斯的夢的那個場景時用過吧!





藤本:是夢的場景嗎,也就是說,是關於內容的畫法嘍?





三浦:由於受到的各種影響會十分自然地流露出來,所以我實在不能具體分清哪一個畫面或場景是從哪兒看到的,或是從哪兒模仿而來的!




藤本:凱茲與古力菲斯身世的設定、兩人之間複雜的關係以及在後來兩人命運的對決等等,這些可都是少女漫畫的主旨啊。





三浦:我想對於"故事情節一定要多線展開及對於不同類型人物要分別刻劃,以此來分散對一個角色或故事的注意力,從而讓漫畫在多種讀者群體中受歡迎",已經成為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大家都或有意識或無意識地遵守著。
所以,我在創作"烙印"的時候很自然地借鑒了現時最受歡迎的少女漫畫中的某些思想,最主要的目的當然還是要在吸引男性讀者的同時,也吸引一些女孩子來看。對於現在的少年漫畫我是很有意見的,其中很多作品忽略了對人物本身的描寫,太過追求詭異的情節與複雜的場面,這樣做的結果必然會導致失去原有的讀者。




藤本:這是因為所表現出的人的欲望實在太多了,為什麼"新世紀福音戰士"那麼受歡迎呢?主要是因為它著力描寫了類似于少女漫畫中特有的感情世界的東西,這樣一來在人們心中所引發的那種真正的陶醉是十分單純且直接的,同時也是不可抵擋的。

剛才說"靈魂的軟弱性"是《烙印勇士》像少女漫畫的最大原因,不論三浦是有意還是無意,事實證明這樣創作是成功的。凱茲與格裏弗斯的關係十分複雜,像這樣的情況在真實生活中應該也是存在的吧?就像當初"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碇真嗣與渚薰那一幕給不少人帶來了震動一樣,"烙印"更為徹底地展現了兩個男子之間的情感世界,這是當今許多男子已經感受到但卻不敢說出口的問題。




三浦:是什麼呢?我認?,與以前相比,世界變得太大了。如果說軟弱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但男人本身--或許不僅僅是男人吧,無論是誰都是在想描繪自己夢想的時候,卻首先看到了殘酷的社會現實,這種打擊對於某些人來講是無法通過正常途徑來承受的。現在,不就是這麼一個時代嗎。




藤本:是啊,我現在也十分瞭解了。過去我們認?少女漫畫的主題是"尋找自己的位置",但現在這種思想恐怕更適合給男性看的作品吧,畢竟自己的未來往往是一片荊棘呀!




三浦:是這樣啊。




藤本:現在女性懂得如果努力,自己未來的路就會更寬廣,而男人正好相反,覺得自己的方向已經迷失了。




三浦:在《烙印勇士》中,凱茲與古力菲斯選擇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我是想借此來告訴現在的年輕人:人生有時會走到和你想像的不一樣的地方,但無論如何前方都會有一條道路在等待著你。




藤本:了不起。




三浦:現在的社會有很多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人們追求快樂,但是在遇到悲傷的時候卻往往會否定一切快樂的價值;人們追求夢想,但是在遭逢挫折後卻又會親手將夢想撕得粉碎。《烙印勇士》越往後寫,我的這種感覺就越強烈。這部作品到底該不該算是少女漫畫就連我這個作者也無法下結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其中確實帶有少女漫畫所特有的對於情感世界的探索性描繪,但是我的畫風與整體情節的安排都無論如何不應劃入少女漫畫的範疇。不管你如何看待這部作品其實都是可以的,這是由它本身帶有不確定的特質決定的。

我努力做的事正是我所不擅長的。



藤本:《烙印勇士》在粗獷與暴力的背後,實際上蘊藏著三浦內心豐富的情感。你說你不擅長描繪這些細膩的東西,但不是依然做得很好,而且一直在做嗎?




三浦:我想我是一旦說了就會全心全意去做的人。當時我的那些朋友都說要成為一名漫畫家,但實際上卻是泡妞、打架,這其中唯一在畫的只有我而已。我除了畫,別的一無是處。我總有一種十分變態的感覺在壓迫自己,自己除了展現自己的畫,別的根本不能和別人相比。




藤本:在《烙印勇士》中說的"不這麼做就不能和他們相比"是那種感覺的真實反映嗎?




三浦:是的,相當一部分是,雖然不知道現在男人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樣的,但在80年代,我們對身邊的朋友的事是十分在意的。在那時,男人之間不是用友情互相安慰的。我們聚集在一起的時候號稱"鷹社",這個名字後來則被引用到了"烙印"之中變成了"鷹之團"。




藤本:原來如此,高中時的東西變成了現在的《烙印勇士》的重要題材。




三浦:後來在大學畢業的時候,這群朋友在我眼中的形象就如同雇傭兵一樣......




藤本:於是你把自己的親身體驗寫入"烙印"這個幻想的世界中,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看法,這是什麼時候的構想?最初決定了多少?




三浦:最開始,前面的東西一點兒也沒考慮,那時只想自己的設定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呢?而除了關於鷹之團的設想及後來擊退妖怪的凱茲的故事外,其他都毫無頭緒。




藤本:長篇連載最初及後來格裏弗斯的形象以及使徒等等,是不是在整個世界觀形成之後才決定的呢?




三浦:那是結果論。在最初寫《烙印勇士》時,自己也考慮到了如果不用心是不行的,於是我先設計出了一個憤怒彪悍的形象,為了能夠使這種憤怒給人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想了許多方法。至於古力菲斯這一形象,在開始創作的時候實際上還沒有成形!




藤本: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在創作初期古力菲斯這一形象就已經確定了下來呢!




三浦:在描繪凱茲和他的對手的時候,有時我會自然而然地想起我們那個年代的男人的形象,也正是基於此鷹之團的群像逐漸變得清晰起來,過去的經歷畢竟還是有些用處的。




藤本:你在設計一個與主人公的對手這一類男性角色時,是不是又是以自己本身的經歷為線索的呢?




三浦:如果考慮一下自己畫過的東西與自己做過的事的意義的話,那麼許多設定就都有了基礎;如果再審視一下人類所具有的多重性格的話,那麼故事的發展與變化就都順理成章了。




藤本:是將很多東西無意識地連在一起吧?





三浦:有時事後仔細想想,那些故事的安排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有著某些共通之處的,可是這些又偏偏不是我刻意去安排的。




藤本:你一般是構思好之後再動筆繪畫,還是一邊畫一邊設想情節呢?




三浦:《烙印勇士》的發展方向一開始就被決定了,它將展現一個屬於男子的世界。由於是以高中時代的經歷為基礎而開始創作的作品,所以《烙印勇士》也不會有一個大圓滿的結局。

各位可以設想一下,如果你是凱茲或是古力菲斯,這個故事發展下去會有一個皆大歡喜的ENDING嗎?




藤本:古力菲斯與凱茲兩個人,三浦個人覺得自己最像誰呢?




三浦:無論是古力菲斯還是凱茲,都有與我相像的地方。換個角度來講,現在我有時也會一會兒像古力菲斯,一會兒像凱茲那樣處理人際關係,而這樣做的結果又必然會對我日後的創作產生間接的影響......




藤本:現在整個故事大概進行到怎麼一個程度了呢?




三浦:到了什麼程度呢,我也沒有十分的把握啊!但是古力菲斯和凱茲真正的關係從現在才真正開始發展了。




藤本:唉!?從現在開始?那以前是什麼,全是鋪墊嗎?




三浦:不是,只是到現在發生的事會繼續發展,是一個過程。一個階段結束之後,另一個階段就會開始,而即將開始的才是最激動人心的地方。




藤本:是啊,凱茲和古力菲斯從現在才開始真正進入角色,這樣的設定真的很有趣呀!在意外的同時我感到十分興奮。




三浦:是啊,所以以前是十分搖擺的發展,而現在古力菲斯已經決定成魔了。也就是說,兩人真正成長起來以後的關係將如何發展,才是這部作品最為精彩的地方。

另外喀斯卡生的"幼魔"會成為今後發展的要點,剛開始寫的時候,根本沒考慮到喀斯卡的孩子。




藤本:真的?




三浦:真的,那時還沒有喀斯卡這個形象。




藤本:啊,原來是這樣啊,就是說剛開始根本沒有什?所謂的胎兒,那麼凱茲失去手和眼也屬於這個情況了?




三浦:是。再有,古力菲斯這一形象也很難刻劃,究竟何時讓其有戀愛好呢?雖然想過讓一個女子適合古力菲斯,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決定逐漸變得模糊了。至於那個幼魔嘛,他是為了情節的完整才特別創造的。




藤本:聽起來很有意思。說是幼魔很彆扭,但那是那三個人的孩子吧。這個形象在作品開始時就有,在故事發展到一定階段才使用,這一點很獨特呀!




三浦:以此三人的關係為開始,之後會出現真正的魔女。




藤本:會有一個完美的結局嗎?




三浦:我想不會,本來最後的結局事先已經想好了,但是隨著故事的發展一定會有所變化,現在是不可能預測的!

依我的性格來看,如果像現在這麼沒意思的發展下去,那麼結尾必定是十分殘酷的。我不太喜歡那種娛樂式的結局,當然這也取決於我的無意識。





====================================================




銀仙人 說:
有空可以瞧瞧

阿諾 說:
喔喔喔

銀仙人 說:
他的想法居然很亂七八糟
想到啥就畫啥這樣=_=

阿諾 說:
哈哈
他提到的作品我都沒看過啊

銀仙人 說:
我也沒看過

阿諾 說:
不過我不太同意說...兩人真正成長起來以後的關係將如何發展,才是這部作品最為精彩的地方。
難道三浦打算讓這兩個人的角色關係發展的更複雜??

銀仙人 說:
最精彩的部份是日蝕

阿諾 說:
對啊

銀仙人 說:
那個少女漫畫的外號也是這樣
根據日本網友最新的說法
他現在都沈迷在x360的世界裏-)-

阿諾 說:
除非說他打算拋棄二元對立的觀念,讓正義是非的哲學討論放進來發展


銀仙人 說:
又一個玩遊戲玩到不務正業的漫畫家

阿諾 說:
如果這樣的話,我看要烙印勇士連載完畢可能要書華看著三浦的兒子接棒畫完
感覺上烙印現在是掉入奇幻作品的一個共通的毛病
就是奇幻世界架構越來越大,人物越來越多,伏筆越來越雜
最後不知道要怎麼收尾
然後人氣衰跌,作者只好跳出來說:其實現在精采的才要開始

銀仙人 說:
就變成rpg大冒險
大概是沒有更新的梗
只好暫時先玩一下勇者鬥惡龍來拖一下劇情

銀仙人 說:
不過那個結局很殘忍的宣言讓人很不安=_=

阿諾 說:
我很好奇
都看過蝕了
還有什麼更殘忍的結局??

銀仙人 說:
網路上有幾種猜法很有趣

阿諾 說:
作者被讀者分屍??
看一堆人死沒有什麼殘忍不殘忍可言
對讀者來說,那只是肉塊
要讀者喜歡的角色死才有殘忍可言

銀仙人 說:
畢克賽羅得不到妹妹 所以跑去當使徒 把姐姐奉獻掉了
小魔女:為保護殘障兄貴而死(如果三浦敢狠下心讓她被使徒姦殺的話我就燒書!)
這個就很激動
然後有個人看上面的發言回說:
三浦敢狠下心讓她被使徒姦殺的話…被下級獸人姦殺比較好?
害我笑出來

阿諾 說:

說實在的,目前第二部出現的角色,沒有讓我覺得誰死掉會很不捨的
所以很難說後面的精采度會超過前面

銀仙人 說:
也是

銀仙人 說:
不過小魔女如果是克絲卡的輪迴
那也太慘了一點

阿諾 說:
甚至凱茲
我都會覺得
你趕快死一死大家比較輕鬆一點啊~~XDDD

銀仙人 說:
也對=_=
就是他這個祭品弄的大家都不安寧

阿諾 說:
ya
銀仙人 說:
我希望的結局是
凱茲為了和葛利菲絲在一起,把克絲卡奉獻出去當使徒
這個就酷

阿諾 說:
我覺得古力菲斯趕快讓凱茲插進去就是了~~

銀仙人 說:
不過照輪迴來看
他還得當骷髏大叔救下一個因緣之人
然後公主要搬到樹公館等下一代出現

阿諾 說:
嗯嗯

銀仙人 說:


阿諾 說:
我也不知道怎樣才是最好的結局...

銀仙人 說:
還講那個幼魔講的很了不起
根本最近都沒戲份了好不好

阿諾 說:
凱茲為了打敗打敗五位魔神現出克斯卡
假裝被古力菲斯說動這樣
最後大家一起玩完

銀仙人 說:

三浦敢這樣畫,那一定會下級獸人姦殺

阿諾 說:
不然怎樣才能打敗神之手
除非變成神之手
現在能讓讀者覺得不捨的
可能只有喀斯卡
(喀斯卡你就配合一下吧~~)

銀仙人 說:
這角色真的可悲
沒錯沒錯
趕快被下級獸人姦……

阿諾 說:
又有很A的畫面可以看了~~

銀仙人 說:
哈哈哈
不過現在整團很歡樂這樣

阿諾 說:
凱茲被復仇佔據了整個心
以致古力菲斯用另一種形式將凱茲從喀斯卡身邊奪走

銀仙人 說:
下一個把他們現在這團奉獻出去的會是誰?

阿諾 說:
就凱茲吧

銀仙人 說:
喀斯卡應該不會有未來了
我猜死的機率高達百分之百

阿諾 說:
不過我猜歡樂團不會被獻祭
會逃過一劫
留下來對抗凱茲
企圖喚醒凱茲
犧牲的只有喀斯卡或其他一兩位

銀仙人 說:
哦哦哦
小朋友變下一代凱茲
完蛋
我們把劇情都說完了還看屁

阿諾 說:


銀仙人 說:
三浦搞不好想的還沒我們自己編的好
到時又想到什麼畫什麼
就真的猜不透他了
連古力非斯和克斯卡這樣重量的角色都是邊畫邊想出來的
我覺得也不會再有什麼意外了

阿諾 說:
哈哈

銀仙人 說:
網路上有個人說當初是朋友推薦他看這部
一開始他也看的很高興跟朋友熱烈討論
後來朋說凱茲多了很多同伴
他問然後呢
然後他朋友就遠目…
是我我也只能遠目=_=

阿諾 說:
大家一起遠目....


銀仙人 說:
誰會知道本來一開始是戰士打怪獸
再來變友情熱血勝利
然後就不知該怎麼解釋了
阿諾 說:
一開始是戰士打怪獸
後來變戰士打戰士
然後是怪獸打戰士
接下來是戰士又打怪獸
最後可能變成怪獸打怪獸


銀仙人 說:
=_=
所以三浦的劇情走向可能真的很難猜
不過那無所謂
重要的是無限住人好收尾就好了
銀仙人 說:
(一下跳太多)
創作者介紹

伊卡魯斯的夜間飛行

icarus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cyber runner
  • 剛在銀仙那邊看完<br />
    馬上想到了伊卡<br />
    <br />
    果然在這就有專文了<br />
    XD<br />
    <br />
    您是真知灼見哩<br />
    XDDDD
  • 啃影蟲
  • 說到暴力,<br />
    我想到銃夢,<br />
    那個隨機殺人的白痴不是說是因為看完銃夢得到的靈感才想殺人洩憤嗎,<br />
    馬的他就不要害銃夢變成禁書,<br />
    我就用怨念招喚克勞薩大人去幹他!
  • 伊卡魯斯
  • >Cyber Runner<br />
    您真的覺得會跟我說的一樣嗎??<br />
    <br />
    <br />
    <br />
    >啃影蟲<br />
    臥斧今天下午就是這樣回我<br />
    最後變成戰士跟戰士妖精打架<br />
    怪獸跟怪獸妖精打架<br />
    所有的角色都一起妖精打架<br />
    然後數十年後會有個強暴犯說他之所以到處犯案就是因為看了烙印勇士......
  • 如夢似幻
  • 那個殺人犯<br />
    明明他自己就一直強調「我就是要殺人」<br />
    然後媒體卻死抓著漫畫猛打<br />
    真的不知該說什麼<br />
    如果以後有人偷看洗澡說是受大雄看宜靜的影響<br />
    那小叮噹是不是也該變禁書?<br />
    莫名其妙到了極點
  • icarus0304
  • 這些教育當局啊、執法機構啊、媒體啊總還是把漫畫等次文化當成是一種洪水猛獸<br />
    認為這些東西都是有害身心健康的~~會對下一代造成許多不良的影響<br />
    但其實不管漫畫還是電影中暴力、色情都是為了滿足人類的某些侵略性、權力感的宣洩<br />
    這都是生物的本能,並非是什麼變態的行為,壓抑反而會導致不良的後果<br />
    透過閱聽這類作品是宣洩疏導的管道<br />
    該教育的是如何把這些權力感使用到正常的方向去
  • 太郎
  • 啥?《烙印勇士》是少女漫畫?<br />
    <br />
    是指主角跟古力菲斯的斷臂情有像到<br />
    腐女愛的男同情節嗎?<br />
    <br />
    這部漫畫我一直覺得有參考手塚治虫的漫畫《多羅羅》<br />
    (漫畫本身我沒看過、我只打過電動XD)、跟洋片《鬼<br />
    玩人》耶…都是主角被惡鬼討命、然後斷臂改造成武器<br />
    的概念~<br />
    <br />
    而這些想法應該在作者大學時期就開始萌芽了,《烙印<br />
    戰士》忘記是那一集有刊出他當年大學剛參加比賽的短<br />
    篇,結果當時凱茲的雛型就大概是這副模樣…(獨眼、<br />
    斷臂、一手大砲等)<br />
    <br />
    所以看他之後出道的短篇《王狼》好像畫得不是很順,<br />
    應該是沒畫到他想畫的東西吧?
  • 如夢似幻
  • 更直接受到多羅羅影響的是「無限住人」<br />
    萬次斷手斷腳可再接回(百鬼丸亦同)<br />
    然後要殺一千人完結使命(百鬼丸是殺四十八魔神取回身體)<br />
    主角名也都跟數字有關,說實在造型也差不了太遠<br />
    甚至沙村廣明後來還替多羅羅的同名ps2遊戲重新繪製人設及遊戲封面<br />
    在凜為了救出萬次大鬧官府的那個變裝<br />
    更幾乎是直接借用了多羅羅的造型
  • cyber runner
  • ㄟ<br />
    應當也不是這麼說<br />
    可能是我的回應過於簡短<br />
    剛開始是在銀仙那到專訪<br />
    馬上就想到你之前發的文(就是寫的太精彩了 XD )<br />
    <br />
    如上面各位大大所說<br />
    一部漫畫可以影響到其他作品<br />
    因而創造更精彩的作品<br />
    那才是讓人更愛漫畫的原因之一<br />
    無論是手塚大師到沙村廣明<br />
    翻開每一頁的刹那<br />
    都為每個讀者開啟了另一個世界<br />
    <br />
    再回到烙印<br />
    我的回答是當然不一樣<br />
    一個是站在讀者角度解析風格與可能性<br />
    另一個是作者本身專訪論述<br />
    都點出看似暴力血腥的背後是有細膩的情感糾葛<br />
    <br />
    不過這篇最精彩的部份並不在於專訪<br />
    (如果有亂入還真是抱歉阿 U///U 誰曉得這篇專訪是不是山寨版? XD )<br />
    而在於烙印要如何交待出個精彩節局<br />
    <br />
    那就等著看囉<br />
    XD
  • icarus0304
  • >如夢似換<br />
    百分之101同意~~<br />
    <br />
    >cyber runner<br />
    真的,我在這邊胡吹亂蓋半天也沒人家的故事萬分之一好看<br />
    希望三浦好好把這個故事做個漂亮的完結~~<br />
    我只要求有蝕的一半精采就好了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