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對我將銀翼殺手中的城市解讀為致命陰性有相當的疑惑,或是覺得有過度詮釋之嫌,我在這邊試著解釋清楚點~~所謂黑色電影中的致命陰性,通常是以扮演的是媚惑主角的姿態登場,她們在電影裡妖嬈多姿,變化萬千,與主角通常是一見鍾情,(有時是男主角對蛇蠍女性一見鍾情,如雙重理賠,郵差總按兩次鈴,上海小姐等,有時是蛇蠍女性對男主角一見鍾情如日落大道/紅樓金粉等)而銀翼殺手片頭Roy對城市的超特寫畫面我則把他解釋為一見鍾情的暗示。
黑色電影裡的受害/犯罪白人男性通常並非純潔無瑕,他有人的慾望,心中有個小小的魔鬼,只是平常壓抑,隱藏起來,而蛇蠍女性的功能則是挑起這種慾望,讓受害/犯罪白人男性的心中被魔鬼給佔據,進而跟蛇蠍女性一起沉淪。蛇蠍女性通常被描寫成魔鬼的本質,她千萬種形貌的變化就像魔鬼的善於變化外型與有無數的名字一樣…欺騙和偽裝是她的擅長的伎倆。
在美麗的外表下其實是完全被腐化的內心,而她就是要透過偽裝的外表來欺騙,腐化黑色偵探與受害/犯罪白人男性。
而都市--現代化的都市,充滿罪惡的都市也是如此。人口因高度密集反而造成情感上的疏離,對於罪惡視而不見,對他人的痛苦置若罔聞,冷漠成為城市的美德而人們與自己的工作異化,而不知生活的目的,而都市的體制更透過廣告等媒體麻痺都市人的感知,人們在工作上得不到也學不到創作利的滿足,而在娛樂上也更是如此,都市以披天蓋地的方式矇蔽人的認知,人們生活的動力來自於廣告刺激慾望,然後以消費行為滿足慾望這樣不段的循環,這就是Dark City和Matrix試圖呈現的城市,一種欺騙所有居民,讓人生活在蒙昧之下的城市。人們就像是沉睡在試管裡被餵養以虛假人生而看不見世界的真相。銀翼殺手則是更妖艷化了城市的外觀,讓所有觀影的人一如沉醉在蛇蠍女性驚人的美麗外表下而忽略了她其實醜惡的內在和欺騙的本質,致命陰性可以歸結一個詞—就是誘惑。來自蛇與魔鬼的誘惑,最終使人類沉淪而失去伊甸園。而城市本身就是各種誘惑的集合體,同時也是各種腐敗的集合體。銀翼殺手中的城市更具象化了的她的致命,那就是要將複製人等強制退休。這種將複製人視為商品報廢的描述無疑是將人物化的終極展現。對被烙下壽命期限的複製人,城市不管從哪個方向來看都是他們的致命陰性。
由許多地方歸結出銀翼殺手中城市的強烈暗示,因此我大膽的將銀翼殺手其他貌似致命陰性的角色排除,將其歸給影片中最出色的視覺意象—城市。
創作者介紹

伊卡魯斯的夜間飛行

icarus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